会员登录 
建设信息 房地产 网上设计 BIM研究与应用 网站建设 成果展示 装饰装修 关于我们
巴塞罗那:全尺度的都市规划之路(内附特邀评论)

导读

原文是胡安·布斯盖茨(Joan Busquets)教授“巴塞罗那城市规划与项目——多元尺度下的城市设计”中的第一部分,摘自《建筑师》杂志。文中介绍了巴塞罗那城市设计历程,概述了大都市框架巴塞罗那新城市文化演变趋势。

 

【中国城市规划】(微信号:planning_org)特邀吴焕博士发表评论。他认为胡安·布斯盖茨教授的工作弥补了城市规划、建筑学和城市设计之间的沟隙,而正是巴塞罗那这座城市让他看到了这些沟隙。

 

本文字数:6779字

阅读时间:20分钟

 

Part 1 

巴塞罗那:全尺度的都市规划之路

 

作者:Joan Busquets 

哈佛大学设计学院,城市规划与设计方向教授、建筑师

 

译者:钱丽源

西南交通大学建筑学院景观系讲师

 

概    述

 

巴塞罗那是欧洲历史悠久的地中海城市典范,是加泰罗尼亚自治区2000多年以来的省会,正如其他欧洲南部城市,都具显著的形态特征和城市形成轨迹:随着人口增长,城市的扩张延续着原有的历史城市形态,而不是空间的重组。

 

直至2012年,巴塞罗那市区面积达到98.21平方公里,拥有162万常驻人口,都市区面积为636平方公里, 320万常驻人口。其所在的加泰罗尼亚自治区有近一半的人口居住在仅占自治区面积1.98%的巴塞罗那市城市中。

 

从城市地理来看,巴塞罗那坐落于近海的平原上,且被西南侧的略夫雷加特河、东北侧的贝索斯河以及东部的科索莱拉海岸山脉围合,城市的最高点位于蒂维达沃山顶 (海拔512 米)。

 

▲ 巴塞罗那地理情况说明,由海、山和两条河流构成。突出三角洲, 主要的道路轴线和老城区。

 

一直以来巴塞罗那的城市地理制约着城市空间的扩张,尤其是绵延的海岸线城市带,连通港口与腹地的交通轴线,而后是现代的塞尔达城市格网城市规划。本文将首先阐述当今都市化空间怎样超越城市地理条件,从而影响巴塞罗那的都市区规划。

 

 

新城市文化

 

通过城市物质空间的干预,我们将发现都市区规划中关键的切入点和策略。

 

 

当下的大都市维度:新的机遇空间

 

二十世纪八九十年代的巴塞罗那提出城市重建和中心城区步行街区规划,这为今后的都市发展奠定了基础。紧接着,为了在两条河流之间建设紧凑化的城市, 依然延续了塞尔达城市扩张规划的网格。由于外环交通的现实性更是强化了这种网格规划的延续性和永恒性。

 

巴塞罗那都市区下辖诸多地方行政部门,通过对公共空间和公园规划的发展,我们认为这些地方行政部门的职能空间更加宽松,相比中心城区的管理机构。这得益于当地市政的需求,并具有一定的地方自治能力。

 

而今,大都市区更多受到全球化影响,随着金融和信息技术的高速运行,将会造成城市体的失衡。因为,全球化正在以一种标准化模式强迫着城市体发展趋同;但是,每一座城市具有不同的历史、规划传统、管理方式,在全球化模式影响下,都市区规划将导致另一种结果。

 

城市规划与设计急需回应当前新的城市规划模式要求。都市区是开放和相互关联的,传统的城市规模太小缺乏灵活性 , 因此我们必须构建大都市使其具备起码的城市竞争力。

 

那么问题是,未来的城市规划依旧解决紧凑型城市的非生产性土地的转型问题?还是在都市区空间寻找更多的机遇? 或许,我们能通过一些城市结构手段同时解答上述问题。

 

我们发现,城市的发展并不一定要像过去几十年那样依赖物质化的增长;相反,开放式发展方式能确保高质量地整合社会结构。

 

当今的大都市不仅为市民提供不再固化的空间,更是具有吸引力、宜人的、高效减压的、轻松自由的空间。这些城市空间具有创造性,他们可以是没有实际属性的,或者无法定义的空间,但是我们可以从此探索新的机会(诸如以下巴塞罗那城市发展的案例)。

 

一、滨水区——大都市的衍生品

 

从“里贝拉河岸策略”到“奥林匹克滨海区”

 

 

尊重相互城市功能独立的前提下提出基础设施建设与城市发展规划的整合策略

 

近几十年来, 基础设施发展的规模扩大, 导致城市运营的尺度(城市功能层级)也相应增加,其关键点是如何处理基础设施建设与城市发展之间尺度控制与相对独立的城市功能关系。

 

现实情况是,基础设施项目的规模总是比城市项目干预的规模要大。然而,城市项目的尺度不同于它的规模。

 

举例说明,巴塞罗那滨海城市带最初是铁路设施用地,由于市政需要,在这里需要建设一个新的环城道路以及市政管道来连通城市的排水系统与贝索斯河道的水处理站。自然地,因为城市功能决定了城市项目的尺度,该基础设施项目影响了整条海岸线。另一方面,从纯粹的城市发展来讲,需要一个分散可控的发展尺度,它能符合城市开发者和当地居民的需求。当然基础设施中的道路、排水系统以及公共空间都具有优先性,而后滨海的住宅和商业地块在一个中度规模的尺度下建设,最终形成一座绵延5公里海岸的滨海城市带。

 

 

1992年,奥运会为巴塞罗那带来新的滨海区

 

1992年奥运会为契机,巴塞罗那城市进行了 “特别” 的城市更新项目,尤其是对城市内部的改造, 重新评估了城市空地和废弃城市空间, 新建城市(通信和卫生)基础设施,将城市内不同区块连通。

 

▲ 在奥运村, 我们可以看到, 城市系统的设计和干预过程比之前的阶段更为复杂, 但这确保了这些系统的发展和各种城市动机的参与。在这种情况下, 几位国际获奖建筑师被邀请参与总体规划中的不同的建筑和空间的开发。

 

1992年巴塞罗那的城市项目更像是一种城市主体功能的修复或者复原。在城市的连续性中,建立关节性的城市空间,例如奥运村的建设以三角形基址激活更大范围的城市转型。

 

▲ 在 "之前" 和 "之后" 的图像之间, 我们可以区分城市层面的行动和策略 (排污、运输、海滨、海港等),这些是为局部或者区域的设计介入.前者往往是政府机构的任务, 而后者则可以与私人组织或公司进行合作。

 

奥运村的建设以其独特的滨海区位置成为撬动滨海区城市空间更新的一枚楔子。

 

二、多元化的中心城区

 

 

既有城市的重组策略

 

城市的进化改变了通信和生产系统,产生了更多空白空间。城市空间再利用得到极大的发展机遇。他们将被定位为一种宏观的策略而不是某种特殊的措施。

 

 

完成紧凑化城市:再建虚空间

 

尽管恢复公共空间的策略十分重要,促进城市重组经济结构, 创造新发展的要求也很重要。

 

城市重组战略优先考虑工业和商业活动,包括基础设施和公共交通:不利于中心城区和塞尔达扩展区规划的个体的交通活动是城市内最主要的运营负荷。

 

▲ 当前道路系统 (红色) 过去的道路系统(黑色), 龙达环路主要在头等级道路系统上进行建设,要求对概念的重新思考避免城市障碍在许多城市中出现的如此普遍。

 

因此,中心城区的重组一定是通过交通联系来重建或者间隙空间。

 

首先,地铁线路的扩张、地面轨道交通的建造、公交线路网有效建设创造了社区之间的通达性。其次,城市外环的建成,虽然它作为最高级的城市快速道路系统,但是我们希望避免城市交通路线 生硬切割和隔离。因此,我们通过交通系统的等级化特征,划分我们城市社区的出入口,这是一种常用的城市空间设计原理。

 

它可以提高公共交通和私人驾驶的可达性, 从而强化城市陈旧、闲置空间活力的可能,例如工业、港口和铁路设施等地区。另外,新的中心城区提出建立公私合作的方式来确保大部分投资能用于基础设施工程。

 

这正是巴塞罗那推出的“新中心区”策略。曾经被废弃的工业和未使用的基础设施占用的13处城市空地将被引入城市活动。每一次的城市干预设计都具有规划纲要,并将经济活动融入了服务业、兴建城市设施和公园,他们都将服务于当地居民区。

 

一个重要的案例就是坐落于对角线大道大道旁的“利亚”。它修复了城市中间地区一处被遗弃的地块,采取了综合城市功能策略,将商场、公共服务、酒店和商务办公区整合,另外提供了一处公园、两所学校以及其他城市配套设施。当以上这些城市功能汇集到一起,也就在周边的数座社区之间创造出一个新的“中心”。

 

▲ 对角线大道旁的“利亚”是城中心最具代表的项目之一。它激活了一个城市中心被遗弃的地块,营造出一个新的“中心”。

 

▲ 新商业区策略计划重塑城市的闲置空间

 

三、老城的转型

 

 

塞尔达的扩展规划和都市庭院

 

重回塞尔达扩展规划:从无人所知晓的社区到今天成功的邻里空间范式。 

 

▲ 塞尔达的仙柏莱街区项目的力量在于将一个普通的城市几乎无限延伸地穿过空巴塞罗那平原, 为一切提供了空间。

 

对塞尔达扩展规划的研究始于1983 年, 当时将此区域定位为类似于美国城市中心的更新模式 , 其本质是将城中心的庭院综合利用和重新分类,从而为城市街区提供祥和的绿色公共空间。

 

在过去的40多年里塞尔达扩展规划建设形成于巴塞罗那的老城墙和城市外围的村庄之间地带。规划师塞尔达在他自己的城市设计理论中阐述了网格原理(其雏形源于古典希腊、罗马时代), 发表在他1859年的著作《城市建设理论》中, 其中他调查了很多城市(如波士顿、都灵、圣彼得堡和布宜诺斯艾利斯等)以及各种城市要素,注入历史发展、气候和地理等特征。塞尔达在他的家乡巴塞罗那还调研了工人阶级所处的非人性化、不健康的生活居住环境。在塞尔达规划的扩展区仙柏莱设计中找不到一处工厂。在满足社会和经济需要的规划设计后,他的希冀是创造一个健康生活的“全新的、伟大的” 城市。

 

 

塞尔达街区庭院是城中之“城”

 

塞尔达选择了沿着外廓布置U形三边围合, 而以一个不连续的低层建筑设置在第四条边来满足社会服务或公共用途, 意在围合内部 “庭院”, 却又可保留公共区域的自由进出。

 

城市的发展导致了工业设施在塞尔达扩展规划中的建设,再加上大部分土地的私有化特征,导致了后期大部分街区庭院被侵占。

 

不同的建筑法规默认了这部分内院空间的被侵占行为。然而,人们认为 , 城市是遵循外部街道以及家庭内部活动的结果,他是居住和生产活动的相互联系。

 

▲ 这种城市形态的丰富性在于用途的叠加和类型的多样性, 这在城市的临街面得到了严格的表达,并且在城市街区庭院内获得了巨大的自由空间。

 

塞尔达扩展规划的住宅再启动项目开始于1980年代。在1985年,城市规划法则明确街区庭院应该是属于公共活动区域,规划当局倡导能收回一些庭院作为公共空间,并遵循原来的塞尔达扩展区规划的均质化分割的逻辑。而后,新的规划法则明确提出将扩展区中心街区的内庭院收回并开放成为公共花园和绿色空间。

 

▲ 圣安东尼图书馆以及内部庭院作为开放空间由2017年普利兹克奖得主RCR设计.在塞尔达的仙柏莱街区项目提议中,这个项目点是众多存有争议的案例之一,现在它终于获得了对于1985年规划提议的感谢和认可。

 

四、老城区的改造

 

 

巴塞罗那的老城区

 

老城区是城市的起源地,某种意义上,近代塞尔达扩展规划延缓了老城区规划改造。直至20世纪80年代老城区才开始内部改造, 这也是当时城市最鼓舞人心的城市项目。至今很少有人意识到这个项目所涉及的空前巨大的城市改建范围,还有极其复杂的项目投资和管理工作。今天,老城区与众不同的城市形态吸引了城市居民和世界游客的往来,这里发生的一切活动都是全体市民所关注的话题。众所皆知,它向我们印证了城市空间是随着社会发展进程不断变化的过程。

 

▲ 资本家建造了仙柏莱城市扩展的居住区,也是创新型的城市投资区;中产阶层和工人阶级在扩展区的格网规划中都有一席之地。老城成为当时卫生条件欠缺的旧城区。直至20世纪80年代,由于奥运会契机才成为当时市政府最富雄心的城市改造项目。

 

 

老城区,历史之城

 

回顾这座历史名城,就会发现它的城市遗存是多么的丰富和层次清晰:古老的城墙,周围的市镇,市集形成的街道……宗教或民用建筑,以及梧桐蔓延的兰布拉林荫大道。

 

另外,历史城市和建筑空间的联合创新,例如蒙特卡达街道上的斯托达·诺瓦新型的市镇别墅、费兰和公主商业街道、新的纪念性广场如圣豪梅和皇家广场,还有随后20世纪初期较大尺度的城市转型,如莱耶塔纳大街,铁路建设和其他方面。

 

 

老城区的当代价值

 

老城区在当代的价值依然存在于他的建筑和城市空间。一方面,由于现实的复杂和矛盾,对城市公共或者集体空间的类型化研究将促进理解城市形态的内在价值。我们提出的批判性见解来自于统计或者空间的分析;另一方面,城市环境和纪念性空间不仅仅突出了丰富的艺术纪念物程度,它作为历史中的一员持续不断巩固着城市的客观、抽象的文化尺度。

 

从这一角度来看 , 老城区过去二十年的城市复兴过程是文化本质的延续,至此巴塞罗那老城进入最佳发展期和成熟期。

 

▲ 长期的历史城区建设呈现了丰富和多层的物质空间形态,就像记载城市历史的古老的羊皮纸:呈现着城市类型化的描述和片段;城市历史形态学的体系,以及最近150年以来城市转型的叠加。

 

五、新的都市区之路

 

绿色廊道重构巴塞罗那都市区

 

 

巴塞罗那的转型:公共空间为先导

 

城市设计项目将延伸到不同核心的邻里区域,建造数座城市广场和社区花园,这是城市设计项目的主要策略;对集体生活空间的分享和讨论将重新回到城市的规划设计中。

 

废弃的工业老区转型成为城市公园(如克洛特区,贝伽索区,西班牙工业区),它们是公共空间重建的标志。巴塞罗那城市周边仅有少数几座公园,因此,在都市区内增加绿色空间的易达性成为一种新需求。

 

这种现象被多数都市的中心城区模仿,成为雄心勃勃的城市复兴战略。微自然、绿色空间理念在都市区中三十多座下辖区内迅速扩张。

 

▲ 长期来看大型绿地和公园具备生态承载条件,既有提供安静空间能力,又具备生态、文化和经济活力。城市的去工业化背景下,工业用地转型为城市公园。

 

 

与自然环境更好地融合

 

自然化的城市的街道、广场和公园将通过都市区的自然公园甚至农田相连,组成一个新的开放的自然空间网络,充满生态潜力,涵盖休闲和生产的可能性。自然环境和文明社会的网络都可以构成都市区的骨干。

 

▲ 绿色廊道策略将增加景观基础设施的易达性和连通性,从而取代传统基础设施的生硬空间,例如高速公路、城市干道和铁路通常割裂城市空间形成城市屏障。新的绿色廊道将有助于建成的步行和自行车道。

 

都市区的开放空间系统必须同时具有自然生态和城市景观功能 , 并且必须建立在所有的尺度上:从大都市区到每一个构成它的所属地区;从市民的活动尺度到任何有助于生物多样性的微观尺度。

 

环境的基质是由山川、河流、溪水、沙滩以及农田等叠加而成,这些环境要素能在公共空间的体系上创造出不同的城市肌理,最终形成都市空间各个组成部分。

 

物种间复杂的联系组成了都市区的基质。丰富、多样化的都市绿色基础设施具有自身特殊的管理体系和模式。由于环境、社会和经济可持续性的需求,新的都市区模式将被重新定义:它将是保障生物多样性、维护生态活动进程,最有效的生态系统。

 

都市区规划中理解的绿色基础设施,是维护和促进使用或者建设多元的生态和社会生产,以及使之成为可能的实现多样的生态、 景观和经济过程。

 

本文摘自“巴塞罗那:全尺度的都市规划之路”,原文刊登于《建筑师》杂志2018年2月刊, 总第191期P31-41页。

 

Part 2 

特邀评论